笔趣阁 > 念念清华 > 第一零三章 结伴相遇

第一零三章 结伴相遇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我原没想把这件事告诉你,只是你来了,我也不必隐瞒,虽然你我不再是夫妻,但欢儿毕竟是你的骨肉,我没有理由不让你见她。”

    然而,清华虽然让欢儿认了父亲,但却是没有打算跟重山回咸阳的。

    清华再道,“你若想她,便可常来。”

    重山再次央求,“清华,你若不想回去便不回去,我可以留下来照顾你们。”

    清华面色有些无奈,“你何时才能明白,我们缘分已尽。我不想同你一再为此争执。天色不早了,你下山吧。”

    重山执着道,“欢儿这么小,不能没有爹。”

    他以为,清华爱女心切,必定会看在欢儿的面子上,和他重归于好。

    不料清华却道,“世上难两全之事不少,欢儿总要学会这一点。我作为她的娘亲,会加倍疼她。”

    重山难过道,“清华什么时候变得这样狠心?”

    “不是狠心,只是活得明白了。”

    清华心中想起一件事来,便道,“你也不要在此耽搁了,还是早些回到咸阳去,想必易琛不久便到了,你这次立了这样大的功劳,多少眼睛盯着呢,在易琛面前,你还得想办法,如何保全自己。”

    “主张杀你的,必不在少数。若要保命,只有一个办法。”

    “去找慕椋。”

    这其中利害,他已都知晓了。刚刚还在为清华的决绝而伤心,现在又因清华替他说了几句话,心中重新升起一股温热。

    他的眼中闪出一片光芒,遂道,“清华心中还有我。”

    清华便道,“我只是不想你枉死罢了。当然,我也只能给你提个醒,具体应对之策,你回去和先生他们好好计议。”

    重山笑着点头,道,“我知道了。”

    他没有说,魏军早已到了。

    他又哄了哄欢儿,“欢儿,爹下次再来看你,下次,爹给你买很多好玩的,好吃的,好不好呀?”

    “欢儿最乖了。”

    欢儿躺在清华怀中,睡得很是香甜,呓语般嗯嗯了两句,似是回应,令重山的心头暖暖的。他也在欢儿的额上亲了一口,不舍道,“爹走了。”

    清华送了他一路,到了六月潭才挥手作别。

    此番相逢,令清华不免又想起了在她看来恍若隔世般久远的地宫的遭遇。

    当时,她为保全八方密卷,跳下了浴火井。所有人都以为她已葬身火海,包括她自己。直到她从白鹿青崖醒来,遇到了那位救她的人,君轻霄,也就是,赢桑的母亲,扶方夫人。

    轻霄的面容,和扶方殿中的美人冰像如出一辙,只是多了些岁月的痕迹,比起出尘的冰像,她更有些烟火气息。

    清华认出她来,听了她的故事。

    轻霄是第一个,从浴火井跳下的人。她和赢恕之间,本是一场阴谋和算计,但奈何,也生出了爱情。有了爱情,麻烦也就跟着来了。

    赢恕送给她一颗凤凰泪,她却还是抛弃了他,还有刚出生的儿子,义无反顾地闯了地宫,最后,只是一颗凤凰泪,并没能让她拿走八方密卷。

    她所有的疯狂和执着,都被身后的赢恕看在眼里。

    从她眼中,他看到的只有失望。

    她记得,赢恕最后问她的话,“你对我,没有丝毫愧疚么?”

    她便用行动告诉了他答案,当着他的面,投了浴火井。

    而一再受到欺骗的赢恕,将它解读成了,畏罪自尽。

    有了凤凰泪,她安然地穿过火海,掉入了六月潭。

    清华所经历的,便是一样。

    至于八方密卷,便永远沉在了潭底。

    轻霄和清华都是历过生死大劫的人,对往事亦都释怀。白鹿青崖,便是收留她们的最好的地方。

    清华之所以现身,前往咸阳搭救赢桑,便是受轻霄所托。

    想起往日种种,清华不由得回报了一丝无奈的微笑。

    行走途中,她只顾神思游荡,并未注意前方来人,生生地撞了上去,

    她忙躲开来,可抬头的瞬间,立时心痛如绞。

    “清愁。”她心中狂呼,却开不了口。

    清愁站在她的面前,满眼委屈地瞪着自己,只有泪珠不停地从她面颊滑落。

    她这才看清楚清愁身旁的人。

    “慕椋。”她依旧喊不出来。

    “姐!”清愁不由分说,扑向了她怀里,嚎啕大哭。

    清华泪流满面,紧紧抱着她。

    “你说好要回来接我的,你这个骗子,姐姐是个大骗子!”清愁竭力哭诉,闻着伤心,慕椋的眼眶早已湿热。

    “你怎么能躲起来不见我,你躲谁都可以,怎么能躲我?你知不知道我的眼睛都要哭瞎了。我在这个世上,孤苦伶仃的,你也不可怜可怜我吗?”

    “我是你亲妹妹,又不是拣来的妹妹,你怎么说抛下我就抛下,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清愁一遍遍呜呜地哭着,终于发泄完了,才慢慢停止哭泣,双眼已肿的核桃一般大了。哭是不哭了,但清愁又像猫一样赖在清华身上不肯松开。

    清华感慨万千,柔声道,“有慕椋照顾你,姐姐放心。”

    她的眼光随之投向了慕椋,满是不忍和愧疚。

    慕椋的眼中有责备,有不解,还有相思成灾。

    清华忍不住掉下泪来,不断默念,“对不起。”

    慕椋似是感受到她的歉意,轻轻地摇了摇头。

    她以为每日这样云淡风轻,不问世事地过下去,自己就真的能忘记从前的一切,见到重山和阿礼时,她以为自己做到了,但是在这一刻,她感到所有的努力,顷刻便付诸流水,再也作不得数了。

    这时,清愁忽然从姐姐身上起来,便道,“我上山时,遇到了赵重山。”

    清华便点头,道,“嗯,他来看看我。”

    清愁便道,“他跟姐姐说了什么?是不是死乞白赖,求你回去?还是来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清华便道,“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些事都过去了,你又何必揭人伤疤呢。”

    清愁便道,“要不是看在你拼死护他的份上,我肯定饶不了他。”

    不知为何,回白鹿青崖的路上。只是听见清愁和自己说话,慕椋倒像俩人的跟班,一言不发。

    二人不经意相视时,慕椋的眼中又不知何时,显得十分凄楚。

    清愁特意走在边上,让慕椋陪在清华的另一旁。他二人,竟也不曾说过一句话。

    三人同行,清华却明显感到了各人的不安,但她也一时无法说得清楚,这种突然而来的拘谨,究竟是从何而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