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念念清华 > 第一百二十九章 长安为聘

第一百二十九章 长安为聘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清华回宫的第一件事,便是要求见欢儿。

    

    重山见她焦急不安,便抚慰她道,“我已叫人抱她过来了,马上就到了。”

    

    清华依然坐立不安,不停张望,终于,从帘后转出两个人影来。

    

    是欢儿!她模样没有变,但是长高了稍许,头上梳着两个漂亮的小圆髻,用绿色丝带绑着,一张小脸尤为灵秀动人,她走起路来一蹬一蹬地,小嘴儿不停哼着小调儿,很高兴的样子。

    

    清华激动地奔上前去,半蹲在欢儿的面前,立刻掉下泪来,“欢儿,娘亲回来了。”

    

    谁知,欢儿却一时怔了,对她的激动和眼泪展现出一脸茫然,以致在清华伸手抱她的时候,小身板表示了抗拒,不自觉往旁边的人身上靠去。

    

    旁边的人是乐扬,她带欢儿过来的。乐扬似乎对欢儿这个反应,也感到一丝意外,但更令她措手不及的,是见到眼前的人。她面上立马现出一片惊愕和难以掩饰的尴尬,怔了半晌没说出一句话来。

    

    清华心中犹如被芒刺扎了一下,很显然,将近半年未见,欢儿不记得她了。

    

    重山见状,忙也跟了过来,心里头有些担心,欢儿对他也不太亲近,连“爹爹”也没有喊,一双扑闪的大眼睛无辜地看着他们俩。

    

    乐扬猛然缓过神来,忙细声与欢儿解释,指着重山道,“欢儿啊,你不认识爹爹了吗?”

    

    欢儿这才懵懂地点头,跟着喊了,“爹爹。”

    

    重山大笑,一把将她抱了起来,朝她的小脸颊上深深地亲了一口,又转向清华道,“这是娘亲啊,欢儿怎么会不记得了呢?”

    

    欢儿抿嘴,仍是不喊,眼巴巴地望着乐扬,怯生生道,“娘亲在那儿。”

    

    清华又是一阵痛心,偷偷转过头去掉眼泪。

    

    乐扬忙道,“欢儿与我相处久了,便认我作娘亲。我以为,姐姐遭遇了不测。”

    

    她顿了顿,道,“为了让欢儿忘记这些痛苦,便不曾叫她改口。还请姐姐不要伤心,欢儿是姐姐的孩子,只等多几日,她便与你熟了,会记起来的。”

    

    乐扬的声音听着有些慌乱和失落,好在重山和清华的所有心思都放在了欢儿身上,因此一点也没有察觉到。

    

    清华强忍心酸,道,“我明白。谢谢你尽心照顾欢儿。”

    

    乐扬的眼里忽而也有了些泪花,“这是我应该做的。”

    

    她定了定神,忙又道,“对了,姐姐住的奉宜宫已安置好了,姐姐若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请尽管和我说,我再改改。”

    

    重山跟着便道,“不如,这阵子欢儿也住那儿吧,这样,清华便可多些时间与欢儿相处。”

    

    清华表示赞同。

    

    乐扬却道,“好是好,只是,先前都是我陪着欢儿睡的,我怕她一时不习惯,会哭闹。”

    

    清华当然也不忍心看欢儿哭,于是便温柔地问欢儿道,“欢儿,你能留下来陪我么?”

    

    欢儿便回道,“为什么呀?你怕黑么?”

    

    清华看到欢儿一本正经地思索,心都融化了,便道,“对啊,我第一次来这里,如果没有欢儿陪我,我会睡不着的。”

    

    欢儿虽然不记得清华了,但是母女连心的那种亲情却隐隐约约地在拉近她们的距离。欢儿见她第一眼,还是非常喜欢的。

    

    在清华慢慢地劝哄下,欢儿答应了,“好吧。”

    

    重山和清华相视一笑,如释重负。

    

    乐扬见状,幽幽道,“那我去安排。”

    

    清华忙道,“有劳了。”

    

    乐扬淡淡一笑,转身离去。出了门,方才觉得无限苍凉,不由得冷笑了一声,想起了两个月之前,她接到重山的来信,嘱咐她把最好的奉宜宫收拾出来,只是没说是给谁的。她猜想,或许重山是收了个称心的姬妾吧,她虽无奈也只得照做。

    

    苦苦等候了两个月,原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新人,却发现只是他心心念念的故人,这也就算了,为什么死死瞒着她,她兴冲冲地来带孩子见父亲,却发现,人家见的是母亲,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自己倒成了跳梁小丑的样子,难道不是成心将她戏耍么?

    

    她的贴身婢女素衣见着她怏怏不乐,不敢去劝,只得紧紧跟着。见她又往奉宜宫方向去了,便急着道,“夫人,奉宜宫都布置好了,您若不放心,吩咐我们去便好,何必亲自跑这一趟呢?”

    

    乐扬便道,“你不知道,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出错。你们出了错,就是我的错。”

    

    素衣觉得有些不平,道,“夫人,她不过是一个刚入宫的新人罢了,怎么值得你如此上心?”

    

    乐扬便道,“谁同你说,她是新人,她若是新的,哪儿还有我的立足之地。”

    

    素衣似懂非懂,弱弱道,“奴婢懂了。”

    

    “你懂什么?她是欢儿的生母,是大王的原配。”乐扬继续走着,冷冷道,“这段时日,你们最好也给我谨言慎行,若是在奉宜宫处惹了麻烦,别怪我打断你们的腿。”

    

    素衣一时惊慌不已,连连点头,不敢有丝毫大意。

    

    不久,王宫里头便传得开了,多数人都对清华的脾性不甚清楚,而乐夫人越是小心讨好,越是让他们把清华当成了洪水猛兽,奉宜宫几乎就要成为她们眼中的龙潭虎穴了。

    

    清华倒是懒得理会,她每日只想和欢儿待在一处,欢儿起初还小有吵闹,不愿和她一起睡,但她有的是哄她的法子,于是欢儿越来越喜欢她,没过几日,便开口叫娘亲了,这大概是她入宫以来最开心的时候了。

    

    一日,景钰入宫来探她,便提道,“陛下还没提册立皇后一事,你不着急么?”

    

    清华便笑,道,“急有用么?你且看看我住的是哪里。”

    

    景钰便道,“我知道,奉宜宫嘛。”

    

    清华便道,“那你知道,奉宜宫之前都是谁在住么?”

    

    景钰恍然大悟,如数家珍般,“东秦文王后,孝王后,端王后!这么说,陛下心里已把你当成皇后了!”

    

    清华便道,“册立皇后是大事,更何况我和重山分开了几年,那些大臣们也都知道,他们有所顾虑也是正常的。”

    

    “三哥,你千万别插手,也不要替我打听什么,安心等着吧,我心里有数着呢。”

    

    景钰便放心了,又道,“你要我去看清愁,我去了,一切都好,只是沈府改成了慕府。你怎么看?”

    

    清华想了想道,“随他去吧,改个名字而已。”

    

    景钰便道,“我想着,他若有意长久留在咸阳,用回曾经的身份,不正好表示他弃暗投明么?陛下也才能放心用他不是?”

    

    清华便道,“你还看不出来,他就是不想出仕做官才这样的。做不做官我倒无所谓,只要他和清愁平安就好。慕椋追随魏王那么多年,岂会一朝改志。”

    

    景钰便点头,道,“我还担心,朝上会不会有人以此为由,阻挡陛下册封你?”

    

    清华又道,“当然什么理由都用得上,怕是把我的家底都翻了个遍了,连前朝的事,都有可能拿出来做文章。”

    

    “我现在,或许是万般配不上他们的陛下。”清华戏谑道。

    

    景钰便急了,“那你还要我安心等着,你就打算这么坐以待毙么?”

    

    清华便轻松笑道,“你放心吧,有人会帮我的。”

    

    “陛下初登九五,先要在臣民面前立威,立后一事绝不能有所让步,像丞相,阿礼,煜之,子明,必定都是会帮他的。帮他就是帮我。”

    

    景钰不由得服气,摇头笑道,“我以为,你只顾和欢儿玩耍,把这些事都抛诸脑后了,害我白担心了一场。”

    

    清华便笑道,“我这叫,以静制动。”

    

    过了几日,重山过来请她,神神秘秘地,说要带她出去散散心。

    

    重山拉着她便往外走,急得欢儿追在他们身后不住喊道,“不带我么?”

    

    清华哭笑不得,忙把欢儿牵着,“娘亲当然带啊,你问问爹爹,带不带欢儿?”

    

    重山便哄道,“欢儿,你今日留在宫里,陪王祖母玩好么?”

    

    欢儿顺势求抱,紧紧贴在清华的怀里,摇头,“不要,我要和娘亲一起玩。”

    

    重山捏了她一把小脸,便把欢儿扛起来,道,“走咯!”

    

    这路上,重山连半句口风都没有透露,待出了城,清华才发现,他们已经离开咸阳很远了。

    

    “我们去哪儿啊?”清华在车里问道。

    

    重山笑道,“到了你就知道了。”

    

    “欢儿,你让爹爹别卖关子了。”清华撺掇着欢儿缠着重山。

    

    欢儿便爬到重山怀里,重山抱着她道,“欢儿要是喜欢这个地方,就要亲爹爹一口,好不好?”

    

    欢儿闻言便捧着重山的脸,香香地亲了他一口。

    

    重山哈哈大笑,朝清华使了个眼色,道,“娘亲到时候也一样的。”

    

    清华瞪眼道,“都是当皇帝的人了,能不能正经些?”

    

    重山便道,“皇帝就不是人了?皇帝也有老婆的。”

    

    清华便道,“少在孩子面前贫嘴,欢儿都要学坏了。”

    

    重山便道,“学坏不要紧,只不要学娘亲这个木头。”

    

    木头这个词一出来,瞬间将重山和清华带回了他们新婚的那段日子,清华现在想起来,的确觉得有些难为情,不由得脸红道,“木头能为你生这么漂亮的孩子么?”

    

    重山道,“谁叫木头也漂亮呢。”

    

    清华“”

    

    欢儿在重山的怀里瞪着眼睛,心里嘀咕,“嗯?哪里有漂亮的木头?”

    

    终于,马车停了,他们下了车,眼前是一座高高的青草山坡。

    

    清华看了看四周,不解道,“今儿来登高的?”

    

    重山笑道,“你可知这是哪里?”

    

    清华摇头,“东南西北我都分不清了。”

    

    重山便携着她的手,道,“走,我带你去看。”

    

    他一手牵着清华,一手抱着欢儿,撇下了身后的守卫。他们漫步在漫山的青草坡上,欣赏着美妙的自然风光,他们紧紧携着手,一前一后一步一步往上走着,一点儿也不觉得累。

    

    清华感慨,很久都没有这样惬意的时光了,这一刻,仿佛自己成了风一般自由的人。

    

    待到山顶之时,一片连绵的巍峨的红色宫墙如画卷一般铺展在她的眼前,他们的脚下,是一座全新的正在修建的王城,虽然只初具雏形,但只要稍微想象一下,便会知道它的美,将天下所有王城都比下去了。她真的喜欢极了。

    

    “这,这是?”清华惊叹起来。

    

    重山缓缓吐出两个字,“长安。”

    

    欢儿独自坐在一旁的地上玩耍,她根本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也毫不关心,只一心扑在了翩跹飞舞的五彩的蝴蝶上,她忘我地在草地里打滚,嬉戏,一个人玩得不亦乐乎。

    

    这边,清华望着这座安宁祥和的城,笑道,“我从未听说过。”

    

    重山道,“待长安建成,我要迁都于此。”

    

    清华一时惊诧,“为何?你从未提过此事,且咸阳王宫,虽然有些宫室遭到破坏,但是修缮一番,完全可供继续使用,何至于迁都呢?”

    

    “因为你不喜欢咸阳。”

    

    重山如此回道,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在清华心中激起了巨大的水花,他居然明白。

    

    重山的神情骤然严肃起来,“我知道,清华的夙愿是让天下长治久安,而我的夙愿是你。容我再娶你一次,把长安城当作聘礼送给你,好不好?”

    

    清华一时不知如何回答,他做这些,只是为了让自己开心么?他怎么就知道,自己一定会喜欢长安呢?

    

    清华无限慨叹,原来在她答应回来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在计划这一切了。

    

    重山再次相问,“清华,可愿当我的皇后,从此以后,亲我,爱我,信我,伴我?”

    

    他如此认真而虔诚,向面前的爱人倾注了所有的深情,仿佛她是自己所供奉的神灵一般。

    

    “重山,我要你永不负我,你能么?”清华的目光忽然变得偏执而激动,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好像只有这样,她才能大胆地,无所顾忌地去爱这个人。

    

    “我能。”重山许诺。

    

    清华便什么也没有说,只在重山的右脸颊上留下了深深的一吻。

    

    他的这份心,她一定会好好珍藏。她之所以自信,不过是知道重山喜欢她而坚定不移罢了。但愿,此情终生不渝。

    

    重山会心一笑,道,“你答应了?”

    

    清华点头,又道,“我喜欢长安,真的。”

    

    重山拥紧了她,无比高兴。

    

    脚下的城,身边的人,都美得让他挪不开眼。他从一无所有,到君临天下,此生所求,也只有她而已。

    

    一月后,万事俱备。

    

    蜀王称帝,定国号蜀,暂都咸阳。

    

    登基大典,亦皇帝大婚,迎娶乔氏,并册封其为皇后。

    

    论功行赏,丞相钟离堇加封定侯,樊礼封安王,加封大将军,齐王楚珩加封左将军,苏煜封靖侯,席子明封淳侯,复封燕王白俨(已寻着),免三年朝贡,诸如此类,不加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