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念念清华 > 第一百三十章 长乐未央

第一百三十章 长乐未央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次年,蜀国迁都长安,设东西两宫,一曰长乐,一曰未央。

    

    清华自当上皇后以来,便开始掌管内宫事务,定制规章,因她处事公正,赏罚分明,为人也温厚宽容,很快便在宫中建立起自己的威信。

    

    她忙于这些琐事,不免冷落了重山。

    

    这日,重山下了朝便往椒房殿赶了过来,一看清华又在埋头,手中笔墨写写停停,心下立即有些不满,便故意咳了两声。见清华没有理人,便大声喊了起来,“朕的皇后在哪儿呢?”

    

    这下,果然成功将清华的目光引了过来。

    

    清华见他高昂着头,故意背对着她,背影都是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

    

    清华便朝他走过去,打趣道,“她们真是越发地懒了,陛下来了也不通报一声。”

    

    重山便道,“自然,宫里头谁比得上皇后勤劳,连朕也比不上。”

    

    “那陛下,有什么奖赏我的么?”清华笑道。

    

    重山闷闷道,“皇后要什么?”

    

    清华便道,“近日天寒了,我想为宫人门添置一批新的衣物,陛下给我一些银子吧?”

    

    重山叹气道,“给!”

    

    清华笑道,“那我替他们谢过陛下了。”

    

    重山转念又道,“你连这点钱都没有了?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我叫少府多拨些给你吧?”

    

    清华一向精打细算,很少问他要银子的,且不是笔大数目。

    

    清华便道,“这不是快到允宁的满月了么?我想,允宁是陛下的长子,这满月酒还要办的风光才好,便从别的地方省了一些。”

    

    重山又心虚道,“我不是和你说了么,不用大办,小孩子也不懂这些。”

    

    清华便道,“小孩子不懂,大人懂啊。乐夫人拼了命才生下了允宁,她为这孩子吃了多少苦我是看在眼里的。我这么做,也是想宽慰宽慰她。”

    

    重山听了,心中有些愧疚。

    

    “要不,让母后去办吧?你就不用操心了。”重山道。

    

    清华便道,“这怎么成,允宁长大了,也要叫我一声母后的,当然得我亲自操办才算。若我撒手不管,别人还以为我容不下他们母子呢。”

    

    她又道,“我知道,我要和另外一个女人分享一个丈夫,当然我的孩子也会和别的孩子分享一个父亲。因为你心里有我,所以我才愿意为你接受这一切。”

    

    “但是,别以为我没有生你的气,再多一个人,我就不答应了,知道么?”

    

    清华戳了戳重山的心口,认真道。

    

    重山一把握住她的手,忙道,“我知道我知道,委屈你了。”

    

    而后重山也埋怨道,“可你一天到晚只顾别人不顾我,我找谁说理去?”

    

    清华神秘一笑,道,“待我忙完了,一定好好补偿陛下。”

    

    重山高兴,低头便吻过来,“今晚,我要留下来。”

    

    清华与他一时缠绵,而后将他推开,喃喃道,“今晚不行。”

    

    “那什么时候可以,皇后说明白些?”重山无奈道。

    

    “今晚不行。”清华只道。

    

    “明天?”

    

    清华仍然摇头,又回吻了一次,“今晚不行。”

    

    重山终于放弃了,叹了口气,道,“那,我回去批折子好了。清华注意多休息,不要劳累了。”

    

    清华看着重山唉声叹气地离开,无奈笑了。

    

    待送走重山,盈袖便上前来,也笑道,“娘娘,我看陛下,都被您逼急了。”

    

    清华便道,“我也没有法子,好歹让我忙完满月酒吧。”

    

    盈袖的年纪比清华稍长,却十足的老成持重,办事也很细致,深喑后宫生存之道。清华入宫时,便由她服侍,见她第一眼,便觉可靠,而后清华仔细打听了她的底细,知道她是前朝留下来的人,还曾在灵均宫当过差,便十分喜欢她。

    

    盈袖长得很美,只是不苟言笑,见着人总是板着脸,所以,不太讨主子们的喜欢。这点清华一点也不在意,反而觉得很踏实,何况,这些日子若不是盈袖帮她,她又怎么会将这后宫打理得如此井井有条。

    

    清华的信任和认可,也换来了盈袖的忠心耿耿,无论何时,盈袖都在竭力与她排忧解难。

    

    这回,盈袖也不由得被重山这番痴缠惹笑了。

    

    “你倒是开心,看陛下的笑话吧?”清华笑道。

    

    盈袖便道,“怎么敢呢,我是看娘娘高兴,我才高兴的。”

    

    清华又问道,“东西送过去了么?”

    

    盈袖道,“送了。乐夫人说谢谢娘娘关怀。”

    

    清华又问,“她身子好些了吧?”

    

    盈袖回道,“看乐夫人气色红润了不少,进食也比昨日多一些。”

    

    “但是,”盈袖道,“娘娘送的燕窝,乐夫人没有喝,而是让人倒掉了,那人不舍得,自己偷偷在喝,被我撞到了。”

    

    清华稍稍凝眉,道,“让他们喝吧,你继续送就是了。”

    

    盈袖道,“明白。乐夫人自从有了身孕,疑心就重了,这样的事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清华便道,“乐夫人得子不易,难免谨慎。也是难为她了。”

    

    清华转身从屋内拿出一个包袱出来,交给盈袖道,“对了,这些替我拿给三哥。”

    

    盈袖道,“这是娘娘给表小姐做的衣裳么?”

    

    盈袖口中的表小姐便是双儿。

    

    清华默默点头,她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早在回咸阳之时,清华便决定将双儿交给景钰抚养。双儿会以乔府孙小姐的身份长大,她可以不再承受朝堂对魏室余孽的讨伐,不再是别人的眼中钉,她的身份很干净,很尊贵,她会在乔府的万千宠爱下长大。

    

    清华做这个决定,是不得已而为之,实在因双儿的身份太过特殊,倘若由她亲自抚养,势必会招来许多流言蜚语,这对蜀国,对双儿,都是巨大的隐患,她无法拿双儿的前途性命做赌注。

    

    清华明白,世间不能再有易双。

    

    重山容忍到此,已算是仁至义尽了,只要不姓易,只要神不知鬼不觉,他可由她瞒天过海。

    

    只是景钰外出一趟,无端端带回来一个女儿,自然名声有损。

    

    景钰尚未成婚,原本说亲者不断,而现在,那些原来心仪于他的很多女子都打了退堂鼓,谁也不愿意去给人当后母,只有那些一心贪恋乔家皇亲国戚名声的,才愿意让步,这些人自然又入不了乔家的眼。选来选去,终究没有一个合适的。景钰乐得清闲,只是急坏了乔父。

    

    景钰爱玩乐,不把婚姻之事放在心上,亲事一直没有说成,现在堪称是雪上加霜。二叔没有办法,便找上了清华,意欲让皇帝直接赐婚,这样,景钰就不能抗旨不遵了。

    

    清华知道后,悄悄给景钰出了一个主意。

    

    “三哥还喜欢舒月姑娘么?”清华问他。

    

    景钰点头,“此心不变。”

    

    清华便道,“那便把她接回来。舒月姑娘不肯和三哥走,无非是担心自己身份卑微,三哥越是无可挑剔,她越是不敢接受你的心意。此时不一样了,三哥被双儿所拖累,众所周知,你再去找她,反而容易了。只是,让舒月姑娘一过门便要抚养双儿,是有些委屈她了。”

    

    景钰道,“若是她能答应,我会加倍对她好的。”

    

    清华道,“我只希望,她对双儿好。三哥,你能保证么?”

    

    景钰自信道,“自然。我懂她。”

    

    清华举杯笑道,“那就,祝三哥早日赢得美人归。”

    

    景钰开怀一笑,仿佛舒月已经在府上等着他了。

    

    此事如清华所料,的确顺利,难得景钰自己答应成婚,正仪便没有反对,况舒月看起来也是知书达理的模样,世俗偏见便先不管了。正仪为免外人闲话,称舒月是景钰的远房表妹,父母双亡无所依靠,才来投奔乔家的。舒月和景钰郎才女貌,也引来众人欣羡,二人终成眷属,传为一段佳话。

    

    舒月虽不知双儿的来历,但确如景钰所说一般,将双儿视为己出,从不过问更多。

    

    清华得知,终于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