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丑妇 > 第五百九十八章 山下的女人是老虎

第五百九十八章 山下的女人是老虎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陆岚下了马车,一路黑着脸跟在那对主仆身后,直到他看到那个庞然大物。

    “沈凤丫!”眼前这个一切,已经让陆岚惊呼出她的名字。

    “陆三爷,这就是我最大的生钱之道。”连凤丫说道,指着面前那庞然大物“你不是要我商业之上,三分天下吗?”

    陆岚已经惊得发不出声来。

    他此刻终于明白,这女人为什么要费劲功夫甩开那些跟着他们的尾巴……的确,眼前这个东西,实在不适合让外人知道。

    “你是想要做水运生意?”

    桃花眼直勾勾落在女子平静的面庞上,却被女子那素淡的面庞上,忽如其来浮现的笑意怔住了。

    “水运生意?”女子声音清雅,却似乎旋着一丝漫不经心,好像这水运生意,在她的眼中,依然瞧不上眼。

    “也对,”连凤丫点头“你说水运生意,算是吧。”她转身,看向身后已经惊住了的陆三郎

    “三爷啊,你我有约,我履约而至。”

    陆三郎却沉默了,大费周折的造船,真的只是为了区区的水运生意?

    陆岚不是外界所看到的那个模样,纨绔?混账?

    也许是。

    但他同样精明敏锐。

    “水运运河……”

    聪明人,点到为止,他提及一个重要的信息。

    连凤丫打了一个响指

    “三爷果然猜到了。”

    陆三郎却反常地没有一丝欣喜,“你可知,运河建成,试运行期间或许,天家对于行商走船,规则比较放松。

    但一旦一切上了轨道之后,行商走船,一定是会被管制的。”

    “这不必担心,早些时候,陛下许我水运行船的许可令。”

    陆三郎一听,整个人一震,他不敢置信地扭过头,一双黑漆如星夜的眼,死死地攫住了那女子的脸上“你……”

    眼前这个女人,竟然早就已经安排好一切。

    造船,不是一夕之间,一蹴而就的事情。

    如今眼前这个比寻常渔船货船,不知规格大了多少的船体,就是她筹谋已久的证据,

    行船令……更是早就已经取得。

    她竟然在还没有抵达京都城之前,就已经开始布局了!

    如此的心计,如此的运筹帷幄……当真,只是一个寻常农家女子可以做到的?!

    “可县主可知道,运河建成,少说也要八年五年的?”

    “要是从杭州往京都发船呢?

    把杭货卖到京都,把京都里的稀罕物,一路南卖?”

    陆三郎听此话,心中只需稍稍计算,已经被那一笔巨额的财富惊到了……只要船造好了,这就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沿着河道一路行船,船行到哪里,货就卖到哪里。

    货卖到哪里,银子就挣到哪里……嘶~!

    就是陆三郎这样出生富贵之家的富贵公子,也被这一笔巨大的利润,心跳加速。

    钱财动人心,但这女子算无遗漏,提前布局的本事,真的让人心惊胆战。

    而要做到这一切,那么,更让人心惊胆战的是……她对于当前政治形势的判断,极为精准,可谓眼光毒辣!

    “沈凤丫,这条船太大了。”陆岚望着那巨大的木体大船,意有所指“我陆三郎不敢上啊。”

    连凤丫眼中利光一闪,勾唇道

    “到了这一刻,恐怕就容不得三爷犹豫反悔了。”

    陆岚狠狠吸一口气,又狠狠吐出那口胸腔中的浊气……他并非天真之人,很清楚,这女人说的是事实。

    “看来,这条船,我陆三郎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了。”

    “三爷是个看得清楚形势的。”

    女子声音淡淡。

    陆岚却听得一阵心惊肉跳。

    与此同时

    从淮安城中,那间客栈里前后门出的两辆马车,都被人截住。

    蒙面的黑衣,一把拉开车帘子,“空的!”

    “上当了!”

    另一帮人马,差不多时间追上另一辆马车,“又想要使调虎离山,暗度陈仓的旧戏?

    这种儿戏的把戏,耍一次就够了,还想骗第二次不成?”

    为首的黑衣蒙面,冷笑着大步上前,对着马车,露出狰狞的笑意,凶狠地扯开那帘子,入目……

    他眼皮一跳,下一刻气得跳脚

    “娘的,这暗度陈仓的老旧戏法儿,反着唱?”

    说罢,厚嘴唇子一扯“反着唱也没用,阿南在追另一辆。”

    “走,兄弟们,去与阿南会和。”

    这边往相约的地方去,那边也气冲冲地赶了过来。

    “人呢?”

    “人?人不是在你那边?”

    “我这边是空的……难道你那边也是空的?”

    两边人马一对望,立即齐齐变脸,阿南骂了一句“他姥姥的!走,去那间客栈!”

    趁着夜色,一行夜行衣,夜色中疾驰。

    趁着夜色,连凤丫坐上渔船,深夜走水路出淮安城。

    陆岚都没有想到,她会一刻都不停留,白天到,夜里就离开。

    他没有想到,恐怕跟着他们的人,也没有想到。

    “那两辆马车?”

    “有沈家族徽的那辆先走,走前门,

    没有沈家族徽的那辆后走,走后门。”

    “两辆都是空的。”陆岚明白她唱的暗度陈仓。

    “所以我们此刻才能安然出城。”连凤丫哈了一口气,夜里寒气入骨,颇为寒凉,唇边哈出的气,隐隐发白

    “用一辆马车,你不会以为能够蒙蔽他人的眼吧?”

    陆岚垂首……的确,先已经有了一次教训,对方不会再上当受骗。

    但谁能够想到,放出两辆马车,哪一辆都是空的,而彼时,他们已经出了城。

    “怎么恰好有那地道?”

    连凤丫不打算隐瞒,既然陆三郎上了她的那条船,这点信任,还是必须的

    “你忘了,我约你三天后赴约。所以江去已经提前三天快马加鞭赶到淮安报信。

    他比我们快三天,够不够时间挖一条地道?”

    够!

    太够了!

    陆三郎心里点头。

    同时越发觉得面前女子心思缜密的有些可怕。

    “你说过的那位一先生,恐怕做梦也没有想到,咱们逃脱他眼线的办法,竟然是地道。”要是那位一先生知道了的话,怕是会鼻子气歪。

    “聪明的人,都自视甚高。轻易看不上别人,要是谁能让他们瞧上眼,估摸他们还会觉得,那是那人的幸事。”

    这一刻,陆岚再次发觉这女人对于人心的洞察人性的特点,全然了然于心。

    “凤淮县主,如果你是男儿身,朝堂之上必有你一席之地。”

    陆岚慎重道。

    “我只是想活,好好的活。”

    “沈凤丫,你真是个可怕的女人。”陆岚桃花眼中不见一丝玩笑,盯着对面女子,满眼都是认真肃然。

    身前女子冻得苍白的唇,翘起,弯眼一笑,月牙湾,“小和尚下山去化斋,老和尚有交代,山下的女人是老虎,遇到了千万要躲开……”

    女子清澈的嗓音唱起小曲儿来,比平日多了几分娇俏可爱。

    陆岚有些呆了去,“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沈凤丫别唱了,难听死了。”

    寒凉的夜里,漆黑的水道上,一片墨色中,渔船篝火一丛,伴着悠扬清透的哼唱声,陆三郎裹着蓑衣,悠悠睡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