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猛兽直播间 > 145 兽性

145 兽性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

    观众听完老奶奶的讲述,尝试去想象和野驴差不多大的个头,他们觉得不可思议。

    直播间的观众算是非常熟悉野驴了,驴群陪着刘伟在可可西里走了一个多月,一只野驴大小的藏獒,简直太恐怖了。

    “真有那么大?”

    “不可能吧!”

    “老奶奶是不是在骗我们啊?”

    “阿伟,你见过的最大藏獒有多大?”

    刘伟:“老奶奶不会骗我们的,她在草原上生活几十年,自然见过纯种的藏獒。

    藏区牧民把藏獒称之为天狗,他们形容藏獒:体大如驴,奔驰如虎,吼声如狮,仪表堂堂。

    只是用了比较夸张的手法来称赞天狗,所以老奶奶讲述的可以算正确,也可以算错误!”

    哦!

    原来如此。

    观众恍然大悟,只是草原牧民对藏獒的形容而已。

    不过老奶奶的几句话更加提起了直播间观众对纯种藏獒的渴望。

    吃完饭之后。

    刘伟和容中聊到了寻找纯种藏獒的事情,容中提议去周围的牧民家看看,基本上每家每户都饲养藏獒。

    在藏族牧民的眼中,藏獒不仅仅是看家犬,他们把藏獒当作自己的家人。

    一只藏獒一生只认一个主人。

    从小开始它就忠诚于这个主人,为这个主人奉献自己所有的精力。

    有一部电影叫做《藏獒情未了》讲述的就是这个故事。

    电影里面的主人公因为不可抗拒的因素,必须放弃他从小养大的藏獒,藏獒至死不愿离开它的主人。

    主人公本想将它放回草原,但是它多次自己又跑了回去。

    最后它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和主人一起生活了,它选择咬断了自己的舌头,死在了它从小长大的院里。

    这部电影看哭了很多人,虽然电影追求艺术采用了很多拟人化的处理方法,但是电影中体现出来的藏獒的忠诚是不可否认的。

    刘伟和直播间观众聊到关于狗的电影时,还有很多观众提到了《忠犬八公的故事》等。

    人对狗好像拥有特殊的感情。

    容中娜措带着刘伟起上了骏马,去其它的牧民家,之前骑了两个月的藏野驴,骑马对刘伟来说不算难事。

    连续走了好几个牧民家,刘伟看到的藏獒都不算纯种藏獒,有的藏獒看起来品相还不错,但是相比纯种藏獒,还差不少。

    刘伟从牧民们嘴里打听到,纯种的藏獒在这片草原上,几乎见不到了。

    观众们感到失望。

    容中娜措突然想起一个人,她说:“阿伟哥哥,我们可以去找扎西吉村问问,他是草原上的动物医生,也是最熟悉这片草原的人!”

    刘伟点头。

    两人一起到了扎西吉村的家里,希望能够从他这里得到一些消息。

    扎西吉村得知刘伟的来意,感叹道:“一条好狗难寻啊!要么被外地人抓走贩卖了!要么因为藏獒之间近亲繁殖的关系,导致它的品质下降。

    最重要的是,前些年牧民对草原的保护意识较差,环境的恶化是导致纯种藏獒逐渐消失的最大原因!”

    直播间的观众每当听到人类活动导致物种消失的事情时,都是万般感叹。

    人类与动物之间最和谐相处的方法应该是什么?值得深思。

    刘伟好奇问:“扎西,草原上还能找到纯种藏獒吗?”

    扎西点头说:“旦增家里有一只,我可以带你们去看看!”

    容中娜措笑着看向刘伟,能够帮助到刘伟,她非常开心。

    刘伟:“麻烦你了,扎西!”

    三人骑着骏马赶了十几公里的路,到达了旦增次仁的家里。

    刚停下马蹄声,传入刘伟耳朵里的就是一阵低沉的狂吠,声音相比之前几只遇到的藏獒,更加浑厚有力。

    听到这个声音,刘伟露出了笑容。

    旦增次仁也是草原上的牧民,他和扎西吉村是好友,旦增次仁迎了上来,各自装了一只烟。

    扎西吉村说明了刘伟的来意。

    旦增次仁非常欢迎,伸手邀请道:“请!”

    刘伟随着旦增次仁走上了一个斜坡,一头威耸的藏獒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

    浓郁的毛发遍及全身,目光如炬,头部的黑色毛发下垂,模样看起来如同雄狮一般。

    它见到刘伟狂暴如雷,三番五次要挣脱铁链攻击刘伟。

    在旦增次仁多次安抚藏獒的情绪之后,藏獒才停止了狂吠。

    旦增次仁:“它也到了繁殖的年龄,寻一头好狗不容易,我准备去给它找一个伴儿,但是附近很难找到好品种,现在草原上,品种好的狗,越来越少了!”

    刘伟点头,他能够理解旦增的顾虑,如果这只纯种的藏獒找不到好的配种,那么它的后代品质会越来越差。

    在藏族牧民的眼中,寻找一只好藏獒,太不容易了,它不是用金钱来衡量的。

    如果有缘能够遇到一只好狗,他们会选择一个吉祥的日子,浓重的迎接新的家人。

    刘伟对眼前这头好不容易找到的纯种藏獒可谓爱不释手,他靠近藏獒。

    旦增次仁伸手拉了一把刘伟,刘伟回头微笑道:“它现在的情绪很稳定,不用担心!”

    旦增次仁犹豫片刻,松开了刘伟,然后多次嘱咐自己的爱犬阿尼玛玛,不准咬人。

    刘伟蹲下身,去抚摸它的头部,在旦增次仁的威严下,它往后躲了一步,刘伟向前跨了一步,摸到了它的毛发,然后顺着摸了摸它的头部。

    它黑亮的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刘伟,它与刘伟之间只有眼神的交流。

    “太漂亮了!”刘伟一边抚摸一边赞叹,“藏獒和其它犬类不同之处在于,你能从它的身上感受到一种野兽的味道。

    它的繁殖周期也和狮子老虎这样的野兽相同,每年只哺育一胎,而普通的犬类每年能够繁殖一到两次!”

    “朋友,能握个手吗?”刘伟笑着伸手到藏獒的腹部。

    藏獒没有任何反应。

    旦增次仁蹲下伸出手,藏獒将它粗壮的腿放到了旦增次仁的手上。

    旦增次仁放手之后,刘伟再次尝试,藏獒依旧不为所动。

    刘伟尴尬的笑道:“兄弟们,尽管它现在对我没有产生敌意,但是它只认它的主人,它只听从自己主人的命令。”

    “哈哈哈哈,打脸了吧!阿伟!”

    “你放心,我们不会出去宣传的!”

    “丢人!”

    “总算是见到一种不愿理睬阿伟的动物了!”

    刘伟起身问旦增:“我能和你一起去寻找配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