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猛兽直播间 > 153 这也可以?

153 这也可以?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刘伟提着菜花原矛头腹的尾巴,它全身的肌肉在用力,飘荡在空中,试图依靠身体荡漾的惯性去攻击刘伟,然后被迫刘伟扔掉它,逃走。

    它其实一点也不想和人类发生亲密的接触,只是没事出来溜个弯,就被刘伟给逮住了。

    更让它不解的是,自己躲的那么隐蔽,居然也被发现,你是透视眼吗?

    菜花原矛头腹突然感觉作为一条剧毒蛇,失去了面子。

    好歹在神农架林区,它也是有点名气的,提到毒蛇,一半以上的人首先联想到的就是它菜花烙铁头。

    而此时,它只能在这个莫名其妙的人手里“荡秋千”了。

    两个药农急忙往后退了两步,避免被毒蛇咬到。

    对于菜花烙铁头这种毒蛇,他们也是见怪不怪了,也抓过,而且用来作为商业用途。

    肉可以吃。

    皮可以卖钱作为制作乐器的重要材料。

    毒液就不用说了,医用价值很高。

    不过菜花烙铁头属于国家保护蛇类,明面上他们是不敢胡来的,但是私底下,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他们认为这些都是神农架自然区赐给他们的礼物。

    他们捕捉过很多毒蛇,心里面或多或少有点畏惧,但是他们见刘伟抓蛇的手法有点惊讶。

    毒蛇在他手里跟玩似的,他一脸的笑容,一点紧张感也没有,好像他确定菜花烙铁头咬不到他一样。

    两人站到了一边,看刘伟直播。

    刘伟笑着科普道:“兄弟们,刚进山的时候,有兄弟说好久没见到毒蛇了。

    今天它回来了。

    我手里菜花原矛头腹属于管牙类毒蛇,有人还记得管牙毒蛇的特点吗?”

    “排毒量大!”

    刘伟点头:“对的,菜花原矛头腹的排毒量也不差,但是和五步蛇这些管牙类的毒蛇大佬相比还是差太远。

    它的毒液主要以血循毒素为主,毒性强,对人体的危害较大,被它咬后,如果不及时处理,24小时之内有可能危及到人体的内脏以致死亡。

    相对来说,菜花原矛头腹和我们之前科普的眼镜蛇科的大佬们比较,它有点弱!”

    刘伟撇着嘴,摇摇头。

    一脸看不起的样子。

    “阿伟,你膨胀了啊!”

    “好歹也是一条毒蛇,能不能尊敬它一下?”

    “菜花原矛头腹:我不要面子吗?”

    “我觉得只有野人才能满足阿伟的科普了!”

    刘伟接着讲道:“虽然菜花原矛头腹的各项系数都不能在中国的剧毒蛇中排上名次,但是大家也不要掉以轻心。

    毕竟任何毒蛇都会对身体产生危害,而且这种蝮蛇分布很广,经常出入于荒草坪、耕地内、路边草丛中、乱石堆中或灌木下。

    这些地方都是人类常活动的地方,被它咬了还是挺麻烦的,直播间的观众平时多留意一下。”

    两位药农大致听懂了刘伟的意思,虽然他们没有刘伟那么专业,但是清楚一点,被毒蛇咬了是件很糟糕的事情。

    “兄弟,玩够了吗?要不扔了吧!”采药的中年男人说。

    刘伟想了一下,关于菜花原矛头腹好像没有什么值得科普的了,主要是这种毒蛇名气太低了,提不起他的兴趣。

    “兄弟们,关于菜花烙铁头,我就给大家讲这么多吧!

    最后提醒一点,它的颜色模样和菜花蛇、王锦蛇相似,所以也称它菜花蝮,一定要注意分辨。

    菜花蛇和王锦蛇都是无毒蛇,对人体造成的危害自然不及剧毒蛇,关于怎么区分,兄弟们只需记住一点:看它的身体长度和大小就行了,菜花蝮的身体短小,而菜花蛇和王锦蛇的身体都比较粗大!”

    说完刘伟,将手里的菜花原矛头腹扔了出去,“放生!”

    菜花原矛头腹有点烦躁,它吐着蛇信盯了刘伟一会儿。

    “你瞅啥?叫你滚还不滚?”

    “阿伟,直接剁了吧!”

    “我发现啊,直播间的观众也跟着飘了!”

    “笑哭笑哭,好像是,一个个都看不起毒蛇了。”

    “之前遇到一条竹叶青都要吓出心脏病的样子!”

    “……”

    刘伟笑道:“主播没膨胀啊,粉丝膨胀了!”

    继续跟着药农赶路。

    【科普动物:菜花原矛头腹】

    【危险系数:两星半】

    【恭喜宿主获得物品宝箱】

    我擦!

    这也能行!

    简单科普了两句,也能被系统识别啊!之前还去给藏獒找配偶,也没见被系统识别。

    刘伟感觉最近这个游戏软件有点皮了。

    管他呢!先开宝箱再说。

    【恭喜宿主获得智能升降器】

    画面显示,就是一根简单的下降绳。

    正好去往螺圈套的路上能够用上。

    入桶。

    刘伟跟着两位药农走进了山林最深处,周围生长着茂密的树木,大小相间,有的地方,树与树之间只有一个人的宽度,给人一种压迫感。

    偶尔树林里能够听到两声鸟叫,除此之外,静的可怕,连风声都很难听到。

    镜头随着刘伟手腕转动,突然冒出来一个人。

    “歪日,吓死我了!”

    “艹,在捉迷藏吗?”

    “我感觉神农架这个地方太邪门了!”

    “求求你了,不要再有人冒出来了,老子额头都冒汗了!”

    直播间的观众最不喜欢这种突然出现,在注意力集中的情况下很容易被吓着。

    背着求生装备的青年主动向刘伟他们打招呼。

    “你也是来徒步的吗?”男青年问刘伟。

    “我来探险的,准备去螺圈套!”刘伟说。

    “我才从那边回来,悬崖下不去了!”男青年说。

    刘伟:“我能想办法下去!”

    男青年一听,来了兴趣,他是户外运动的痴狂者,他来过神农架两三次了,多次尝试去往螺圈套都没有成功。

    这次运气好,遇到了一个同道中人。

    他主动题提出:“我能和你一起吗?”

    “当然!”刘伟爽快的答应了,路上有个伴能够解解乏。

    药农送刘伟穿过山林,一眼望去是广阔的草地,而草地的那头就是崇山峻岭。

    药农指着前面说:“你直走过去,就能看到河谷了!”

    徒步的男青年说:“我清楚路,跟着我走就行了,下去的时候帮助我一把!”

    “没问题!”刘伟应道。

    “你们注意安全!”药农关心了一句,然后离开了。

    这时候已经是傍晚,刘伟不认为傍晚绳降是一个好的时间点,他准备先在山林和草地的交界地带扎营露营一晚。

    因为草地的湿气太重,凌晨露水也有很多,帐篷如果打在草地上,对身体有较大的影响。

    刘伟拿出帐篷,“开!”

    智能帐篷慢慢展开来。

    男青年一脸惊奇,“你这个是高科技啊?在哪里买的?”

    刘伟:“军工科技,拖人专门定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