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猛兽直播间 > 156 神农架白化熊

156 神农架白化熊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什么啊?”

    “快点给老子看看,p!”

    “现在搞直播的也学写小说的烂习惯吗?动不动都断章,搞个鸡毛的悬念啊!gkd!”

    “gkd!”

    “……”

    刘伟翻转手机直播间镜头,拉近距离。

    一个白色长满毛的脑袋呈现在直播间的画面中,头部的白毛看起来很细软,跟绒毛似的。

    刘伟暂时不能确定这个白毛脑袋是什么动物?

    但是隐约感觉到能够联系到神农架白化动物身上去,直播间的观众和刘伟思路一致。

    从木鱼镇到死亡之谷,这段路上,直播间的观众多次听刘伟提到过白化动物,他们自己也有耳闻,但是从未见过。

    对白化动物的了解几乎为零。

    给人的感觉好像很神秘一样。

    现在他们通过直播间有可能亲眼见到生活在神农架的野生白化动物,可以说,心情无比的激动。

    “阿伟,上!”

    “干干干干……”

    “把门都给我锁上,谁他娘的都别想走!”

    “连长,我的意大利炮呢?”

    “开炮!”

    “boo~”

    仅仅看到一个白色的脑袋,直播间就已经玩嗨了。

    刘伟没有急着上去,他猜测这只白毛脑袋的动物正在进食或者从事一些弯腰的动作,意味着它极有可能抬起头来。

    “兄弟们,我现在也很兴奋,迫不及待想揭开它的面纱,或许我们进入死亡之谷遇到的第一个野兽就是白化动物,我需要等待一会儿,等我看清它的真实面目!”

    果不其然,刘伟的猜测是正确的。

    等待片刻之后,镜头里白色的脑袋抬了起来。

    不仅如此……

    它的整个身体都站了起来,体型庞大,毛发浓密,后背有一块红棕色的毛发,其余身体通白。

    “卧槽~”

    “是什么?是熊吗?”

    “看起来不像啊!它的脸好丑啊!”

    “像猪一样,一点都不可耐!”

    刘伟沉声道:“兄弟们,这是一头神农架白熊,目前被认定为亚洲黑熊的白化种,也就是我们一直提到的白化动物,但是业内也有很多学者认为它是一种独立的物种,因为神农架白熊和亚洲黑熊之间的差异比较大!”

    镜头里的白熊,脑袋很大,鼻子很长,鼻尖和嘴唇边缘和猪的鼻尖嘴唇相似,淡红色,看起来有点粉嫩,但是和黑熊比起来,除了身体魁梧之外,外表看上去没有黑熊霸气。

    白熊站立在原地,四周望了一圈,最后将视野投射到刘伟蹲下的这个方向。

    刘伟感受到自己已经被发现了,“兄弟们,神农架白熊的嗅觉非常灵敏,可能我已经被它发现了。

    它刚刚在进食没有被打扰,所以暂时没有顾及我,它现在吃饱了,把剩下的精力都放到了我的身上!”

    说完,刘伟站起身,没必要再躲躲藏藏的了。

    为了让直播间的观众更加仔细的了解这头神农架白熊,他有必要去尝试接近它。

    ……

    江城野生动物研究所。

    负责专门关注刘伟直播间的工作人员,回头对几位野生动物研究专家报告道:“有情况,白熊出现了!”

    几位专家立马凑了上来,面色严肃,他们搞理论研究的都是面无表情。

    北大古人类研究所,薛教授一直期盼的野人并没有出现,但是白化熊同样提起了他的兴趣。

    因为已经多年没有在神农架野考中遇见白熊了,都是听当地居民讲的比较多。

    神农架白熊第一次在直播镜头里面向大众,之前是绝无仅有的,因为神农架林区的信号问题,很多纪录片都是通过剪辑和虚构出来的,和现在看到的真实场景完全不同,所以网络上的各大直播平台都开始联系刘伟的工作室,希望能够获得转播权力。

    ……

    这头神农架白熊从未见过人类,因为它厚重的身体无法穿过死亡之谷,走出外面,应该说生活在死亡之谷中的很多野兽都没有走出去过。

    所以白熊的情绪很复杂。

    兴奋、惊奇、警惕、愤怒……各种情绪都有。

    但是它还是不顾一切的走向刘伟,它想不到和这个人类会发生什么事情?

    “来了来了!”

    “阿伟,怎么办?它现在情绪怎么样?会不会动手?”

    “阿伟,别站着发愣啊,赶快想想对策!”

    “卧槽了个dj,身体比西藏棕熊还大啊!”

    刘伟也在观察白熊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来判定它的精神状态,然后再决定怎么去应对它。

    白熊走到距离刘伟还有两百米左右的位置,它停了下来,趴在地上,拱起高耸的脊背,展示它魁梧的样子,眼睛直视着刘伟。

    没有得到刘伟任何的回应,白熊站起身,伸出它的爪子在紧挨着的大树上抓出一个明显的痕迹。

    刘伟微笑着对直播间的观众说:“这只白熊应该没有见过人类,所以它对我抱有很强的警惕心,它刚刚的动作是在恐吓我,试探我的反应?

    如果我离开,证明我害怕它,然后它就可以继续在这片熟悉的土地中进行饭后的活动。

    如果我没有表现出害怕它的状态,它还会继续试探。”

    “哦!牛逼!”

    “你说的都对!”

    “我不想听这些,我只想看你撸熊!”

    “阿伟,今天准备啤酒没有?和白熊干一杯?”

    白熊的恐吓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它现在对眼前的人类产生了疑惑,趴下身子原地转了两圈,转的很慢,好像是在思考一样。

    转完之后,起身朝着刘伟走来,这次的速度有点快,它跑动的身体看起来很滑稽,全身的皮毛在肌肉带动下,上下起伏。

    刘伟不但没有后退,反而是以同样的方式朝着白熊冲了上去。

    他猜测白熊任然是在恐吓他,如果他选择以白熊的方式朝着对方冲上去,白熊应该反而会感到危机,因为在这死亡之谷,人类是一个白熊意识中不存在的生物。

    自然界的所有生物都会对自己没有见过的生物保持一颗戒备心,只有在它足够了解对方的时候,才会做出攻击或者防卫、亦或者友好相处的举动来。

    面对跑向它的人类,白熊突然停了下来,直立在原地,两只前足垂直下坠,一脸懵逼的看着刘伟。

    刘伟也停了下来。

    这时,白熊有意识到,眼前的生物的动作和它的动作很像。

    难道他们之间有种亲密的关系?

    白熊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毛,再看了看眼前这个生物。

    不对,它们长得一点也不像,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是站着的。

    刘伟微笑着对它挥了挥手,“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