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太古元尊 > 第177章 北冥总管

第177章 北冥总管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场内众人闻见木靖云等人走来,云水瑶秘密传音道,“婉儿,听着你待会儿不要插手,还我自己来吧。”她很清楚这木靖云在雷纹阵法塔的地位不低,不止见过婉儿真容,甚至知道她的特殊神魂,方才婉儿出手对付天水衙,即便被人认出来也无碍,可这次来的人是雷纹阵法塔的炼阵师。

    “无妨,这次豁出去了,被他们认出来就认出来呗。”伊婉儿却是丝毫不在乎。

    场内木靖云忽然止步,望着虚空之中正在炼制符文的道尘尊者,双目之中尽是恐惧,他和杜围声一样,看见道尘尊者时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这道尘尊者昨天悄然无息的从庄园内离开了,那可是双重大阵啊!整个齐天郡没有谁可以悄然无息的离开,绝对没有!连塔主都不行!他如何做到的?木靖云不知道,也不敢想,只是觉得这人的存在已是恐怖到无法想象,回想起昨晚这个人只是抬手间就将自己的神魂抽离了出来,木靖云的内心止不住的恐惧颤抖着。

    “木会长,您终于来了,这道尘尊者胆大妄为,未经允许私自在庄园布阵,他布置的阵法极其不稳定,已然影响到我们庄园的其他阵法,而且……”

    仲水寒正说着忽然被打断,而打断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天水公会的会长木靖云。

    木靖云面无表情的说道,“道尘尊者在此布阵早已得到我的允许。”

    什么!

    木靖云的声音低沉,却如晴天霹雳般在众人的脑海中突然炸响,仲水寒、李堂以及众多天水衙的修士皆是一阵愕然,似乎完全没有想到木靖云会这样回应。

    “木会长,您……”仲水寒刚开口,却又被木靖云打断,他说道,“道尘尊者造诣深厚,是我木靖云十分敬佩的炼阵师,他布置的阵法如何不稳定?又哪里影响到其他阵法?”

    “这……”

    仲水寒睁大双眼,不可置信的望着,瞠目结舌,神色难看,双目惊讶,思绪混乱,完全陷入愕然诧异之中,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

    云水瑶和伊婉儿对视一眼,只觉得眼前这一幕实在太过不可思议,完全超出了她们的理解,这道尘尊者宰杀了几名炼阵师,在她们想来,木靖云定然不会放过他,没想到木靖云到来后不仅没有动手,更是好像……好像出言维护,说什么道尘尊者是他一直很敬佩的炼阵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可能!

    旁边的李堂更是震惊的连声调都变的尖锐起来,“木会长,这道尘尊者可是诛杀了行会几名炼阵师啊,连喻寿文等大师都中了他的禁制,您……”

    “李堂!”木靖云怒然一喝,狠狠瞪着他,“我天水行会的事情何须你来插嘴,滚开!”

    “你!”李堂脸色瞬间铁青,指着木靖云很想说一句,你是不是脑子烧坏了,可是这句话他无论如何也不敢说出来。

    “木会长,救我……救我……我中了他的禁象。”喻寿文一直背对着,他似乎感觉到木靖云过来,发出虚弱的求救声。

    “喻寿文,我且问你,昨曰道尘尊者在纤耀门资源地布阵,你为何要对他动手。”木靖云不但没有救,反而出声质问。

    “木会长,我……”喻寿文中了禁象,连续就一动不动的站了一天,精神早已崩溃,被木靖云这么一问,亦是愕然不已。

    “哼!”木靖云怒斥道,“我们天水公会只是负责天水庄园的守护阵法,至于其他,我们无权干涉也无权过问,道尘尊者在纤耀门资源宝地布置阵法,想来亦是得到纤耀门的邀请,况且,道尘尊者布置的阵法并没有影响到庄园的守护阵法,更没有危机到其他阵法,如此之下,你为何要对他动手?”

    “喻寿文,你身为行会管事,不知尽职守则,却为了一己之私,以权谋私,试图垄断庄园阵法,更是私自动用守护阵法威胁他人,罪行恶劣,今曰我以天水公会的会长名义,将你逐出。”

    而后木靖云对着道尘尊者,拱手行礼,歉意道,“木某作为天水公会的会长,未能管理好属下等人,是在下的失职,木某愿意……愿意为您此次所受的一切损失进行赔偿。”

    轰!

    木靖云的举动让在场所有人都犹如五雷轰顶一般,如同雕像般站在那里陷入深深的惊愕之中,不知所措,也不明所以。

    在场众人之中也有很多其他巨头在此驻守的人员,他们可是很清楚天水公会有多黑,这些年来与天水衙同流合污,暗中勾结,对庄园之内进行垄断,漫天要价,一个阵法的价位比外面要昂贵几倍,对此,他们虽有怨言,却也无可奈何,他们可以请来要价合理的炼阵师,可是进不来啊,即便进来也会被百般刁难,说什么会危机到其他阵法等闲云。

    现在听木靖云这么说,众人不仅纳闷,难道说天水公会的人良心发现了?不然这木靖云怎么会这般谦虚,这般公正?这般遵守规则?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没有人知道怎么回事,所有人都在惊疑着。

    场内,天水衙的中水寒、李堂等人与这木靖云的关系虽说算不上多么要好,可也清楚木靖云是什么样的人,尤其是李堂他可是很清楚木靖云有多么黑,请他布置一个阵法,要的价格比外面贵三倍都不止,要说他公正守则,良心发现?就连鬼都可以笑了,可是他为什么会突然维护道尘尊者?不知道,也想不通。

    而云水瑶和伊婉儿亦是如此,先是杜围声说道尘尊者才是云宝商行的主人,现在木靖云又出言维护,这二人怎么都变得这么古怪?难道他们受到了什么迷惑不成?可这二人意识清晰,根本不像似受到迷惑,既然没有迷惑,怎么会这样?嗯?云水瑶心思细腻,望着木靖云,发现他的思绪不宁,目光游离,瞳孔不定,这是一种恐惧,他在恐惧什么?是道尘尊者,他在恐惧道尘尊者!

    “我感觉到他的精神波动非常不稳,神魂更是在颤悸,他在恐惧……好像是对道尘尊者恐惧。”显然,伊婉儿也察觉到异样。

    为什么会对道尘尊者产生恐惧?他一个高位五行炼阵师,造诣极深,怎会对道尘尊者流露出这般惊魂一般的恐惧?

    道尘尊者究竟做了什么?让木靖云这般惊恐。

    就在众人疑惑不解时,场内又有一拨人走了过来,这波人出现引起不小喧哗,有七八人,一个个身着威武鳞甲,面色肃然,腰挂长刀,这些人皆是郡都守卫。

    郡都守卫,顾名思义,守卫着郡都城的安全。

    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仲水寒也是极其疑惑,不过当他看见为首的那位老者时,神色不禁微微动容,这老者穿着普普通通的衣袍,灰白长发,凹陷的眼窝尤为惹眼,双眼沉凝,似若古井不波。

    这是郡府的彭总管。

    北冥总管怎么会到这里来?

    仲水寒不知道,不过却也不敢有丝毫怠慢,因为天水衙直属郡府,况且北冥总管在郡府的地位不低,仲水寒赶紧一路小跑过去,拱手行礼,问道,“天水衙大主事任兴文见过北冥总管。”除了仲水寒,不少人也纷纷过来行礼,李堂自然也在其中。

    北冥总管没有说话,甚至连瞧也没瞧他们一眼,只是点点头,继续向前走着,不过目光一直都在注视着虚空之中正在勾画符文的道尘尊者,自始自终都没有离开。

    “北冥总管,您这是……”仲水寒不知北冥总管来这里的原因,小心翼翼的询问。

    “为道尘尊者而来。”北冥总管淡淡的说着,一边走来,继续注视着道尘尊者,也不知他看出了什么,眉头不禁凝皱起来。

    为道尘尊者而来?

    听闻这话,仲水寒和李堂顿时大喜,立即说道,“北冥总管,这道尘尊者未经允许,在庄园之内私自布阵,而后更是杀害我天水衙守卫修士,就连天水公会的几位炼阵师也惨遭他的毒手……”

    “不必说了,我已知晓。”

    北冥总管忽然止步,抬手之时,掌心出现一块白色令牌,看见令牌,仲水寒和李堂神色猛然一怔,这是郡守大人的令牌,北冥总管拿令牌做什么?就在他们疑惑的时候,北冥总管严肃的声音在天水庄园彻响开来。

    “郡守大人有令,封道尘尊者为天水衙大都察一职……”

    北冥总管说了很多官话,但是仲水寒和李堂二人却已经听不见了,因为他们完全被‘封道尘尊者为天水衙大都察一职’这句话震撼的脑海中一片空白,不止他们二人如此,云水瑶、伊婉儿以及场内很多人都如遭雷击一样,呆若木鸡,怔怔的望着,无法相信,也无法接受。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没有一个人知道怎么回事。

    “北、北冥总管,我们天水衙……从未……从未有过大都察一职啊!”仲水寒的声音都变了调,呆呆的询问。

    “这是郡守大人新增设的职位。”北冥总管瞧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你,还有什么疑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