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时光不负已微凉 > 第180章真是活见鬼

第180章真是活见鬼

 热门推荐: 手机登录观看更便捷 m.hehuamei.com
    前台小妹做了个鬼脸,向着她身后指了指,就缩回吧台里,坐得笔直。

    上官晴回眸,就看见柏原霖一张脸黑的跟锅底般,怒气冲冲往这走来。上官晴瞳孔一缩,雾眸流转,一扭身溜进了电梯里。

    欧阳旭和上官晴约好晚上下班后,直接去上官晴家附近青阳路的阿锁羊肉馆里等。这个地方是上官晴订的,提议吃晚饭的人是欧阳旭。

    上官晴到了下午的时候给倪杰打了一个电话,请他晚上去摩尔公寓陪着妈妈和弟弟吃晚饭。

    倪杰很意外上官晴的要求,说实话天天跟他死扛的丫头突然邀请他去家里,他警觉的意识到这丫头有事瞒着他们。可是倪杰并没有点破,只是装作受宠若惊的问她:“上官晴,你今晚是不是要加班?”

    上官晴没想到倪杰这么好糊弄,想赶紧结束对话:“是,你等我回去就可以自由了,谢谢你了!”

    倪杰那里容她就这么溜了,轻咳一声语速极快的:“上官晴,这可是大人情,你可不能赖了。”

    上官晴听后怒了,但想到晚上的行动,她还是强忍怒火:“放心!不但这次的,以前的我一并还!只要你开口,我以人格发誓我不会赖你的!”

    “上官晴,你当真了?我,只是开了个玩笑!晚上要不我来接你吧!天黑一个女孩子,手无缚鸡之力,你不怕被劫色吗?”倪杰半开玩笑的扬着头说话,声音里带着玩闹。

    上官晴一愣,这个人,真是开玩笑不分场合大小,我这里都快急死了!跟他说正经的他倒是悠哉悠哉的,唉---深深的长叹一口气,然后没了刚才的气焰:“拜托你了,晚上我自己坐地铁回去。”

    “你大概几点回来?”倪杰没有继续纠缠上一个问题,突然转了个弯。

    上官晴猜不到倪杰的心思,想了想估计下大概时间,还放了半小时才不确定道:“嗯,最快也要九点半到吧!谢谢你了倪杰。”

    倪杰那边云淡风轻的笑着,眉头却皱着:“好,我等你回来。自己注意安全,有事打电话给我。”

    “会的,再见!”上官晴果断挂了电话,伏在露台上,看外面阳光明媚的天气依旧,她的心情舒畅不起来。

    垂头就看见柏原佟身后跟着阿森以及五六个人,气势汹汹的从外面向一楼的大厅走。柏原佟还有意无意的扬了扬头,吓得上官晴忙缩回脑袋,过了一会再伸出头去,已经不见那一行人了。

    上官晴有点害怕见到那张色而痞的脸,她就慌里慌张的跑进设计室里。正赶上托尼出门,叫住她:“上官晴,你去哪?跟我出去一趟!”

    “啊?上哪?”上官晴止住脚步,轻声问。

    托尼眼神一棱,声音透出不满意:“问那么多干吗?你跟着就行,对了!帮我把电脑带上,我在楼下等你。动作快点我赶时间。”说完就跨出了铁门。

    上官晴愣了愣,立刻快步进到他的小工作室,收起电脑装进电脑包里,看见桌子上还有一些图纸,也囫囵的装进去。背起自己的包,然后出来带上门,又将外面的铁门锁上,急匆匆的奔电梯而去。

    电梯一直在向上走,上官晴有点急,并没有注意,只想着电梯到了,门一开就一头扎了进去。一抬头,她转身往外跑。柏原佟和阿森还有两个男保镖在电梯里。

    阿森动作迅速一把扯住了她的包带子,就这功夫电梯门合上了。上官晴无奈只得站住回身,甩开阿森的手,按住开门键,扭头冲着柏原佟似笑非笑,恭敬地说:“阔少,您上楼找总经理吧!我要下楼,不打扰您,我下去走楼梯。”

    柏原佟眼里渗出贪婪的精光,唇边的笑意溢开越来越大的弧度。向前跨了一步开口道:“上官晴,没经过我的同意就私自跑回来,你是不是觉得我好说话,好欺负昂?”

    上官晴被他的话问呆住了:“我不懂,阔少在说什么?不是你们开会把我退回的吗?连着我一共六个人呢!”

    柏原佟看一眼往上走的电梯,偏了头问道:“是嘛?可是我怎么没接到这个消息呢?而你未经我同意私自离开,将受到公司的惩罚!懂吗?”

    上官晴眼里蓄着怒火反驳道:“开会的时候那么多人在呢!他们都可以替我证明当时的事!公司不可能惩罚我,因为我没犯错!而我现在不属于你的部门了,你无权惩罚!”

    “牙尖口利我来看看这牙口为何这般利?莫不是,”柏原佟说着已经转到上官晴的身后,挡在电梯门上。一步步把上官晴逼到了四人的中间。

    上官晴退了几步,停在中央,吞咽着口水,努力不让自己说出来的话有颤音:“阔少,这件事我跟你说不着。”

    “是吗?是吗?是吗?你试试看,”柏原佟凑上她的耳边调戏的嗅了嗅,色、迷、迷道:“今天用的什么?这么香,正合我意。跟我走吧,晚上一起吃饭。”他伸手来搂上官晴的腰,上官晴早就防着他了。身子一矮,从两人的空隙中退进了门边的角落。

    这时电梯门开了,柏原霖和托尼的身影闪出来。两人一边说话,一边摁电梯。

    “这件事吧,我说”托尼的话在看见电梯里的六个人后戛然而止。柏原霖却嘲笑上了:“咦--佟弟你怎么跑这来了?不是叫你回eg吗?爷爷知道你到处乱跑,飞扬跋扈,会生气的!”

    “你--这个不劳操心,我今天就是来找你的。”柏原佟心浮气躁的踏出电梯,听语气就很不爽的样子。

    柏原霖挥手示意托尼带走上官晴:“托尼赶紧带着你的人办事去!”

    上官晴一猫腰快步打柏原佟身后的夹缝穿过去,小跑的跟着托尼上了另一台电梯。电梯门关上的刹那,上官晴低着头也能感觉到阴冷的目光射进来,蛇蝎般如芒在背。

    欧阳旭抓紧时间处理手里的工作,他今天得早点下班。然而康年十分不给力的拖后腿,一会头疼犯困要睡觉,一会饿的要吃东西,就是没心思干正事。这样所有的事情都要经欧阳旭的手。

    六点半钟,欧阳旭看了看手表,下班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他只得收拾剩下的文件放进包里回家批阅。走之前又打了个电话给上官晴,那边没人接,他正担心的要命的时候,上官晴的电话来了。

    上官晴说跟托尼出去办了点事,耽误了一会,马上直接去约定的地方。托尼说要送一下她,上官晴没有拒绝,欣然接受了。

    在羊肉馆的附近上官晴叫托尼把她放下来,她回家之前要去对面超市买点东西。托尼就把她放下来,开着车离去。

    上官晴在那里站了几分钟,眼看着托尼的车挤进车流里,才放心的转头走向阿锁羊肉馆,去了事先定好的包间。

    她推门进去的时候,欧阳旭才坐下。欧阳旭打量了一下她,很职业的白色中领印花打底线衫,烟灰色薄尼子大衣,束着腰身,很是窈窕纤细。黑色的长筒袜裤,同色短筒靴。这样的打扮不但窈窕,还显得腿长。

    “我差点没认出来,这是哪家小仙女啊!”欧阳旭收回吃惊的目光,他不想被对方认成是花痴,所以把眼光放在另一处的墙上。

    上官晴脱了大衣搁在椅背上,在他对面坐下,勾唇道:“欧阳大哥---你真的记性好差呢!”

    羊肉锅子里沸腾的冒着热气,只往上冲,上官晴和欧阳旭开始往锅里加肉加菜。

    “是吗?我们赶紧吃吧,幸好定了位子,不然咱还得端个锅哧溜起来。”欧阳旭开玩笑得催道。两人快速的吃完,然后上官晴带着欧阳旭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旧小区的楼道晚上很黑,加上每层的灯都是坏的,年久失修,无人问津。所以两个人是借着外面的月光跟昏暗的老旧路灯上了楼。上官晴一边走一边侧身过对后面的欧阳旭说:“这小区老旧,物业正在移交,所以变成了三不管地带,过一阵子新屋也接手了也许会好好整顿。我开手机电筒吧,太黑了!”

    “我来,你在前面慢点走,小女孩子磕碰哪就不好了。”欧阳旭说着已经打开了手机电筒,一束明亮的光射出来,照亮了楼梯的各处逼尬。

    上官晴噢了一声往楼上爬,很快就到了三楼。上官晴刚要用钥匙开门,欧阳旭关了手机电筒,伸手拦住,疑惑的说道:“你家里有人?”

    “没有啊”上官晴并没有说明他们现在住在哪里,她害怕隔墙有耳。陈国彪已经被他那些小喽接了出来,说不定就埋伏在家里,她忽然想起来陈国彪可能有这套房子的钥匙。

    想到这后背麻酥酥的冒出许多冷汗来。她往后一缩小声道:“果然,是我疏忽了,欧阳大哥我们改天再来!”

    “里面真的有人?是谁?”欧阳旭今晚势在必得,一定要找到那些相片。

    “嗯,我家的债主!”上官晴不想家丑外扬,没告诉欧阳旭里面的人是曲凤合法的现任丈夫,自己的继父!想到这个词,心痛的无法呼吸,她伸手按住心脏的位置。